他有着艺术家般的追求和理想,也有着在外界看来不切实际的国际化梦想!但是,他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才华,他一直坚信自己的才华终究会被大众认可,不料却更多地成为了被社会消费的对象……

  距离2014年由庞麦郎所演唱的《我的滑板鞋》走红,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年时间,就在前不久,庞麦郎这个久违的名字再次地闯进了大众的视野中。而这一次,不是因为他又有了什么新的作品,而是因为这个孤独的庞麦郎走向了一个孤独的极端——疯狂!

  2021年3月11日,庞麦郎的经纪人爆出消息称,约瑟翰·庞麦郎因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个原本就对外界充满着不信任,且隔阂越来越深,一直活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的庞麦郎,疯了。

  84年出生的庞麦郎原名叫做庞明涛,出生于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南沙河,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儿时的庞麦郎性格内向、沉默寡言,除了帮助父母干一些农活,其余的时间喜欢宅在家里看电视和读小说。

  没有念过高中的庞麦郎在24岁的时候,就前往市区一家KTV里打工挣钱。当他第一次看到迈克杰克逊的MV时,就被瞬间吸引住了,庞麦郎觉得那简直太潮了。听同事们说,迈克杰克逊一个月能赚几十上百万,庞麦郎就更是为之触动,从那时开始,他便开始了自己的歌曲创作,还立志要成为迈克那样的国际化歌手。

  庞麦郎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里面记载着他密密麻麻的创作笔记,从不参与同事间娱乐活动的他,总是一下班就独自呆在宿舍里创作自己的歌曲。“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这首《我的滑板鞋》就是在那个时期创作的,庞麦郎的创作灵感其实就是来自于迈克杰克逊的太空步,但他却不敢将作品展现给同事们,因为那时的他最怕被人笑话。

  直到2013年,庞麦郎辞掉了工作,带着自己创作的几十首歌来到了北京。由于性格孤僻怪异,庞麦郎不信任中介公司,也不知道如何租房,于是就在网吧“长住”了下来,半年很快就过去了,连网吧都没钱再待的他只能去找公园的长椅凑合过夜。

  同年,在华数传媒的一个选秀上,庞麦郎也参加了。一上台,庞麦郎就说自己要打造一首国际化的歌曲,对于“国际化”这三个字,其实早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了他的心底,即使在此之后,他也曾多次提起过。

  华数传媒当年就是因为看中了庞麦郎的草根形象,因此毫不犹豫地签下了他,在录制歌曲的过程中,庞麦郎在录音室里将这首歌唱了无数遍,可每一遍都不一样,制作方无奈决定,将这无数次的录音截取拼凑起来,爱体育确定了最终版本。

  2014年,《我的滑板鞋》横空出世,歌曲中魔性洗脑的歌词,再加上庞麦郎那没有一句在调上,且掺杂着浓烈口音的演唱方式开始风靡全网。听过的人大概都知道,这首歌还曾吸引了华晨宇的关注,经他改编演唱后也是反响不俗。

  爆红之后的庞麦郎以为自己真的被人赏识了,觉得自己离“国际化”歌手的梦想也越来越近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首歌之所以会火,其实更多的是仰仗了大众们的猎奇心理……很显然,大家纯粹只是觉得这首歌很好玩儿,却并没有接受这首歌的音乐性。

  面对着公司无法帮他再出唱片,且每场酬劳5万块的200场巡演,庞麦郎觉得这样的压榨,和自己的音乐梦想偏差太大,在这样的想法驱使下,庞麦郎选择了逃离北京,他扔掉了自己的电话卡,和公司彻底失联了。

  “一言不合就恼羞成怒摔电脑,满嘴谎话跑火车,任心随意玩失踪,生活邋遢又狼狈……”,尽管公司最终找到了他,但这些似乎已经成为了媒体对于庞麦郎的印象和评论。

  2015年,被舆论搞得晕头转向的庞麦郎,总算是遇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经纪人,并且开始为自己的巡演做起了筹备工作,在那段时间里,庞麦郎还可以吸引一些观众围观,情况最好的时候,一个月也可以赚几十万。

  然而,这些围观的人们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他在唱着什么,只是单纯来看戏,大家更多的只是好奇,因此并不在意他的歌是否唱得跑了调。

  一次,庞麦郎播放了一段带有人声的伴奏,“假唱事件”顿时在网上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为此,经纪人劝说庞麦郎做出回应,自己有开嗓唱,但他却对此不以为意,在庞麦郎看来,自己只想一心做自己的音乐,外界的议论与他无关。

  从月入几十万到一场演唱会几个人,收入600元,随着《我的滑板鞋》热度逐渐消散,庞麦郎过气了……

  他总是喜欢说一些很容易就被人拆穿的谎言,80后的他声称自己是90后,是出生在台湾的饶舌歌手。面对记者质疑自己的父母是农民时,他也曾脱口而出:“他们不是我父母。”

  有时候,一个谎言要靠无数个谎言去圆,经纪人也曾劝说庞麦郎尽量活得真实一些,放松一点,但却总是遭到他的回怼:“假如我说自己是个农民,还会有人找我做演出吗?”

  出生于秦岭和大巴山之间的庞麦郎给自己的家乡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起了一个英文名,叫做“汉克顿尔”,就像他给自己起了一个超长的英文名“孟加拉斯图·加什比克·约瑟翰·庞麦郎”一样。

  过气之后的庞麦郎回到了他的家乡“汉克顿尔”,三十几岁的他就像个异类一样,无人问津,生活落魄,他将赚来的钱全部投进了自己的梦想之中,最终落得个入不敷出。

  其实,庞麦郎有过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但却一一遭到了他的抗拒和排斥,《中国有嘻哈》与《奇葩说》等热门节目都曾盛情邀请过他。但在他看来,他痛恨媒体,媒体会曝光他的个人隐私,媒体还会到他家采访,因此他拒绝上电视。一些短视频平台也曾邀请他入驻,在一切都谈妥之后,开拍之前,庞麦郎却放鸽子了。

  庞麦郎曾经说过:“我火了,就成肥肉了,谁都想来割一刀……”原本就性格怪异的庞麦郎在其成名之后,他的戒备心更严重了,而从小性格里的顽固、自我和多疑也随之被放到最大。

  庞麦郎的世界是封闭的,25岁之前的他是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中成长的,父母对他疏于关心,而他最亲密的伙伴就是姑姑家的奶牛。初到北京的庞麦郎因为丢失了20元钱便跑到派出所报案,还一直不肯离开,无奈的警察只好一个个拨通他手机里的联系人,让人将他领走。

  庞麦郎误打误撞地闯进了现代社会,但他却无法适应这个社会的条条框框,同时还漠视一切的规则。他对父母、公司及朋友充满着防备之心,毫无信任感,他可以从生活中找到创作的灵感,却无法和身边亲近的人坦诚沟通。

  2018年,在经历过巨大的人气落差之后,庞麦郎跌回了真实的人间。与此同时,他的精神也开始出现了问题,话少难沟通、不守信用和约束,伤害自己且伤害他人,甚至还有自杀倾向……

  回到家乡后的庞麦郎,眼里看不到年迈父母的辛劳和身体情况,只是一味地向父母要钱,严重的时候还会用凳子殴打父亲。一次次过度索取的他,将人生的不幸全部加罪到父母的身上,直到最后失控。他不停地伤害着身边的人,也不停地伤害着自己,还甚至怀疑母亲在自己的饭菜里下药……

  被观众“猎奇心理”瞬间捧红,又被自己的无知和自我瞬间毁灭的庞麦郎,他无法正确地理解这个世界,也不愿去改变,更不愿去妥协……

  他原本就对外界充满着疑心和排斥,且与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儿隔阂越来越深这个习惯了谎言,始终做着国际化梦想的庞麦郎,最终被彻底“分裂”了。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需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来处理和应对来自外界的声音,以及来自内心的想法。但是,庞麦郎却没有,他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一样,一次次的逃跑,直到最后,彻底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