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王祖蓝、张继科……这并非影视界什么重大活动,而是9月14日在北京举办的“花椒之夜”中出现的文体明星。包括360董事长、花椒高层以及众多文体明星、知名主播等皆出现在现场。花椒之夜的火爆程度,也被誉为“直播界奥斯卡”。然而,繁华与衰败总是相对存在,花椒之夜看似把直播火爆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却难掩直播行业背后的种种问题。范冰冰和王祖蓝也许让花椒之夜火了,但晕轮和悖论效应却有可能使直播行业覆灭。

  中秋节前夜,花椒直播邀请一大批明星大咖和主播齐聚一堂。盛典现场,明星为主播颁发了“花椒年度最佳男女主播”、“花椒最佳人气主播”等9个奖项。范冰冰、白一弘、张继科、王祖蓝、张震岳、吴莫愁、李响、王铮亮、曾轶可、白举纲、爱体育向佐、邓萃雯等成吨的明星亮相。同时花椒直播300多位明星主播也参与其中,他们累计粉丝量超过3000万人,累计花椒币达到11亿。也就是说,300位主播的身价已经达到1.1亿人民币。

  虽然花椒之夜的一大重点主题是为直播正名,但显然这对于充满乱象的直播行业来说可谓难上加难。因为基本看直播的人以年轻群体为主,这些人有的可能是富二代,一掷千金只为博主播一笑;有的则可能是穷光蛋,要钱没有大把的时间有的是,于是没有钱场捧个人场成为他们看直播的心理。

  但无论是富二代还是穷屌丝,看直播的一大目的或者诉求,就是冲着漂亮脸蛋和火辣身材去的。人都有猎奇和追求刺激的心理,任何事都是如此。如果一件事情能够在一成不变中带给人们不同,那么他就会十分热衷其上,看直播也是同理。如果主播拥有一副娇俏的容颜、S形的身材、再能娇吟低歌、豪放舞动,那么无疑这名主播有了成为主播明星的潜力。自然有大把的用户送礼物送钱,没钱的也会追着主播狂刷屏。这就好像为什么裸露内容一再禁止,却仍然有人观看,一方面源于有市场,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这样的内容能够最大程度的刺激观看者,并满足大家猎奇和追求刺激的心理。

  所谓要想赚钱,必须先满足用户需求,同时符合市场规律。有了上述的市场与风俗,主播们自然趋之若骛,纷纷跟随。现在直播的内容也无非那么几种,要么是整容脸在镜头前美啊美,要么就是扭啊扭抖抖胸;再搞笑点的讲个笑话说个故事;最高级的莫过于表演下才艺或者直播个演艺内幕什么的。

  然而对于每个主播来说,赚钱成为最理所当然的事情。或者换句话说,如果不赚钱,没有几个主播能坚持刮风下雨也花上浓妆放下身段,拿出时间来把自己秀给那么多陌生人看。于是,最吸引人最赚钱的内容却成为最要命最不能播出的内容,主播想赚钱就得想办法出位,一出位就违规,这就像“矛与盾”的关系一样。之前曾有位十分出名的花椒主播就道出了其中的艰辛:“播别的没人看,更别提送礼物了。播的内容稍微开放点,又会被管控。直播越来越难干。没人没关系的就更别想赚钱了。”更有猛料称,许多主播与直播平台的人必须经常做关系维护,而这种维护达到一种令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当中发生了什么,请大家参考娱乐圈潜规则自行脑补。

  在花椒之夜上,360董事长、花椒之夜投资人周鸿祎也提到,“一些沿袭秀场模式的直播平台让人们一度对直播产生了很深的误解,认为直播即三俗。举办花椒之夜颁奖盛典就是要为直播行业正名。”不得不说,周鸿祎想为直播正名的想法很好,其胆略与资金实力也不容置疑,花椒直播也具备了一定的技术与能力。

  通过明星带动和绿化直播内容,想法虽好但仅仅依靠明星显然不够。否则要300多位明星主播有何用?而且明星能有多少时间泡在直播里,用户观看直播送礼的那点钱,在明星那可能连个包都买不下来。所以,最终还是得靠广大的主播来撑场。于是就又回到了上面两个话题:用户爱看的,主播不能播;主播爱播的,用户又不买账。显然,这样的晕轮和悖论效应将持续影响直播行业。

  事实上,无论花椒还是别的直播平台,其外露和暗含的问题多如牛毛。然而,直播本身并没错,相反这样先进的技术和时髦的玩法可谓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新贵,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但是,如果仅仅通过一个花椒之夜就想为直播正名,似乎有点勉强。仅仅依靠花椒直播就想给整个行业正名,那让映客、一直播、来疯等直播站哪?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许只有当所有直播平台从分庭抗礼走向团结一致的时候,才能找到最佳的解决方式。

  花椒之夜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但是火爆之余却不得不令人深思。然而不管怎么说,如果不能解决上面提到的晕轮与悖论效应,那么直播行业的未来仍然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