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近几年来各种主题餐厅风靡一时。一些餐厅以鲜明的特色打上了“另类”、“怪异”的标签,满足消费者的猎奇心理似乎也成为商家的一个卖点。

  对网上评价很高的“传说中的西单翅酷”,记者体验一次后却大失所望。由于事先没有预订,再加上门口伙计公然说:“一个人来没座!”记者被迫在门口大太阳地儿站了半个小时等外卖,同记者一样等外卖的还有五六个人。经过仔细观察,记者发现,餐厅明明没有订满,许多散客却被拒之门外,但后来的两人以上顾客在门口承诺“点得够15串”,就会被让进狭窄的餐厅。

  至于就餐环境就更让人不解了:狭窄的过道门口挤着成箱的啤酒和鸡翅,小院内杂物堆积、炭火缭绕;打包的一次性餐盒很快就有红油渗出,餐盒用手轻轻一撕就开了口,一看就知道是不合格的劣质餐盒;再一问发票,果然不出所料:“没有!”理由是“今天开完了。”怪就怪在,以这样的服务居然天天顾客盈门。

  记者来到巨鲸肚黑暗餐厅时正值中午,据说能容纳80多人的餐厅只有4个人就餐。这家餐厅奇怪之处在于全黑暗的就餐环境,据说世界第一家黑暗餐厅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盲人提供服务员的工作。

  在光线较暗的前台点好菜,服务生戴着夜视镜,记者扶着他的肩膀进入餐厅,一刹那眼前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整个人都开始变得谨慎小心。慢慢地向前探步,生怕一脚踏空。好在服务的小伙子还比较体贴,不停地提示:“您的前面是平地,可以放心向前走。”终于摸索到座位坐下,记者轻轻抬手,摸到了桌布和餐碟,餐碟内是叉子和勺子。

  开始上菜了,记者发现最大的问题是,只能用叉子或勺子试探地在盘中舀来舀去,不知是否吃尽了盘中餐。在黑暗静谧的环境中,与同桌同伴边听着音乐边聊天,倒是一种全新的感受。但是记者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一道凉菜和一道汤过后,主菜是一道鳕鱼,记者和同伴都记得没点过。

  直到最后一道主食意大利面条变成了米饭,记者和同桌才确信餐厅肯定上错了菜。回到有灯光的前台结账时,记者和同伴打开菜单一看,果然我们点的猪蹄上给了邻桌,而邻桌的海鲜套餐都让我们给吃了。餐厅经理一再道歉,并解释说以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总体来说体验确实新奇独特,但菜品价格较高,口味一般。

  据介绍,近几年各种主题餐厅风靡一时,如监狱餐厅布置成监狱,服务员身着狱卒服饰,菜肴的名字起成“刑满释放”等。还有坐在马桶上就餐的马桶餐厅,和宠物一起就餐的宠物餐厅、“红色主题”饭馆、到处充满粉色的“粉酷”餐厅等,每每开业都会引来关注。但业内专家表示,作为另类餐厅应该把餐饮最根本的菜肴服务提上去,把特色体现在菜品和服务上,否则就有可能在满足了顾客的猎奇心理后进入经营淡季。一些主题餐厅已经因此出现了经营不善,还有的退出了北京市场,如热带雨林餐厅等。记者窦红梅

  不管另类不另类,主题餐厅多了总是好事。清一色的大众菜馆,未必真正是大众所愿,谁不想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多换换口味,多尝尝鲜。

  另类主题餐厅成功的不少,比如越来越吊人胃口的“私房菜”,乍一听有点儿“小情调”,真一尝还确有独特的“家常”味道,至少给不愿做饭的“懒汉”们提供了打打牙祭的好去处。还比如以演唱传统(前)苏联歌曲而闻名的“基辅餐厅”、与食客互动载歌载舞的“西藏餐厅”,无论就餐环境还是饭菜质量都属上乘。应该说,偌大京城,像这样特色鲜明、价格适中、食品可口、服务周到的“食府”不是太多了,而是多多益善。

  当然,一味以“怪”讨巧,却不大注重烹饪质量和就餐环境的餐厅,显然是“主题餐厅”中属于“走题”的个案。它们在顾客不甚知情、又格外好奇的情况下,能够火爆一时,却很难使生意的好势头持久延续。顾客的心理都是一样的,不怕“怪”,就怕“赖”,假若菜的味道不好,环境不好,服务不好,到头来,再“怪”也会没有人“拜”。餐馆餐馆,就餐才是主题,因此还是要讲究“餐本位”,包装次之。

  社会文化的多元化,带来生活趣味的多样化,就连口腹之欲也是一样。主题餐厅越多,人们的选择越多,多一种选择总比少一种选择要好。但是,作为经营者恐怕得记好:不怕“主题”,就怕“走题”。爱体育 (作者:彭俐)